您所在的位置:manbetX手机版官方网站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浏览文章

我们的康定情歌

manbetX日报    2019年08月09日

◎郭昌平

《manbetX报》万元悬赏的文章刊登出来之后,经全国各地的报刊杂志不断地转载,关于寻找《康定情歌》作者的事不断发酵,有关作者的线索源源不断地向着这座高原小城涌来。有说作者是王洛宾的;有说作者是罗念一的;也有说作者是戴爱莲的。各说各的道理,各说各的依据。《manbetX报》在月末版上专门开辟了专栏登载这些线索,一时间众说纷纭,热闹非凡。

那一段时间的《manbetX报》(月末版)成了读者的抢手货,只要报纸一出来,马上就被读者抢购一空,大家都在关注着这件事的发展,都希望尽早找到这首歌的作者。线索来自全国各地,都想知道自己的线索是否有用。很多提供者甚至打电话来询问。

1997年初夏,寻找《康定情歌》作者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,为了让大家了解这一年的寻找情况,报社专门请记者写了一篇综述文章,比较全面地介绍了自开始寻找作者以来的相关情况。为了让大家对此有一个比较清晰的了解,我将这篇综述的主要内容选载于后,供大家参考。以下是该篇综述的选载内容。

“自从去年(1996年)4月本报登出求解书,报社先后收到了数百封来信,有一部分人认为《康定情歌》是一首地地道道的民歌,创作于群众,流传于人民,根本没有作者,非要弄个水落石出,简直是自寻烦恼。一部分认为《康定情歌》就是创作歌曲,而且指明点姓地讲出谁是歌曲作者,并介绍有创作过程。大多数来信认为《康定情歌》虽然是一首民歌,但有一个整理加工的过程。从目前广为流传的曲式和歌词看,绝不是民歌原来的雏型,而是经过人为的提炼和加工,才成了现在的模样,特别是歌词的第四段,人为加工的痕迹特别明显,张家溜溜的大哥已经看上李家溜溜的大姐,本已圆满,然而又冒出一段‘世间溜溜的女子任你溜溜的爱,世间溜溜的男子任你溜溜的求’这一段与上三段相比,不仅不合逻辑,情理上也不通。按20、30年代,乃至40年代康定人的观念,是不可能唱出这样的民歌的。由此可以断定,这一段是后来的文人所加,而且加词之人思想开放又文采洋溢,加词的时间应该是30、40年代,细心的人还发现《康定情歌》一直伴着一个错别字,在第一段歌词‘一朵溜溜的云哟,端端溜溜的照在,康定溜溜的城’中‘照’按理该为‘罩’字,故《康定情歌》纵然没有原作者,也应该有整理加工之人,正是由于它的作用,才使它成为了千古不朽的名曲,如果能将此人找到,填补上情歌右上角的空白,不也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吗?

那么,谁是《康定情歌》的作者或整理加工者呢?人们或寄来传闻,或叙述亲身经历,或亲自考证推测,各执一词,甚是热闹。

李天禄情断跑马山

自贡市的熊仲文和四川轻化工学院教授宋方信来信认为《康定情歌》的作者是达州宣汉县的李天禄。李天禄别名‘依若’,是宣汉县马渡乡百丈村人,40年代初在四川大学读书,喜爱吹拉弹唱,很有艺术修养,与同班同学李大姐相恋,李是康定人,能歌善舞,聪慧能干。有一年暑假,李大姐与李天禄同去康定玩耍,他们登上跑马山,望云赏月,情投意合,李天禄即兴创作了《康定情歌》。原创的歌词是:‘李家溜溜的大姐和李家溜溜的大哥’,后因同姓避讳改“李家溜溜的大哥‘为’张家溜溜的大哥”并流行于康定和四川大学。

半年后,李天禄回老家过春节,与母亲闹翻了脸,断绝了与富裕家庭的关系,靠李大姐和朋友们资助完成学业。但大学毕业后,因生计无着落,李天禄又回到了宣汉,而李大姐却回到了康定。一东一西,遥遥千里,这段恋情成了一个不堪回首的梦。李天禄是大巴山人,大巴山与湘西紧相连,故在创作《康定情歌》时,李天禄揉进了巴山民歌含蓄、和缓、优美的旋律,并借用了湘西民歌‘溜溜调’的手法。






  • 上一篇:藏戏,中国古老的民族剧种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
  • manbetX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