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manbetX手机版官方网站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浏览文章

繁华落尽见真淳

manbetX日报    2019年08月13日

     ◎高中梅

     王鼎钧先生是公认的文学大师,被誉为“一代中国人的眼睛”,其作品独树一帜,呈现出大历史的深度、厚度和广度。王先生如今已进入耄耋之年,仍笔耕不止,前几年读 《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》,那是一部史诗,而这本《王鼎钧作品精选》,却有一种繁华落尽见真淳的感觉,让人痴迷不已。

     王鼎钧的作品始终与追忆有缘。这是远走他乡的游子的回忆,这是对世事沧桑感慨万千的智者的回忆,这是一个忏悔者的回忆,这是一个老兵对战争的回忆。无论是插柳学诗的童年记忆,还是流亡学习诸多细节的补记;无论是对踏上台湾岛的第一篇投稿,还是到完成在文学江湖上的一番厮杀,那个怒目少年,依然在望着昨天的云追忆过往。生活是最好的老师,追忆是最好的心灵抚慰剂。丰富的回忆文章,让我们一同随王鼎钧追逐他的跌宕人生,感受一个时代,一方风情,一处文化,一个城市。

      王鼎钧的作品彰显了对天下苍生生存状态的隐忧。《那树》是他表达这一忧虑的印证。一棵经历过台风的重创而巍然不倒的树,人们对其膜拜不已。杀掉这棵老树所得到的效益,是否真的大于人们所失去的呢?王鼎钧用寓言式的笔法向人类发问,向读者发问。这种寓言式的笔法还出现在《胜利的代价》里,王鼎钧讲述了一个家族为了香火永盛,在腊月二十九去祖坟里捕杀夜猫子的故事。夜猫子去除了,而这个家族的子孙都断掉了食指。得与失的对比跃然于纸上,是否等价无须作家多说。作家用这种方式提醒人们,破坏大自然必定要付出惨痛的代价。

      王鼎钧以丰富的阅历、深沉的情怀,抒写心灵感悟,咀嚼人生经验。《最美和最丑》中,娘娘自从逃离皇宫,只是终日静坐,无思亦无求,像个标本,慢慢的被等待风干。她变卖残余的首饰,支持最少的生存需求。而那个白发的老奴,找到了娘娘就如同找回了自己的命运。他终日去娘娘脚前伺候。他为娘娘每次变卖首饰而悲号。这种伤心远远胜于他对展示自己残体维生的境遇的担忧。王鼎钧看来,娘娘和老奴之间已经是一种互生关系,老奴延续了娘娘微弱的生命,娘娘支撑了老奴生存的意念。这最美的和最丑的在人们眼中都很可怜,他们屈服于无形的命运,终归于历史的尘埃。

      王鼎钧穷毕生之力“写出全人类的问题”,打通了古典与现代、中国与西方、散文与小说的壁垒。他的《哭屋》,借一个旧式读书人追求、失败、悬梁自尽的悲剧故事,抒发一种亘古的寂寞之情。与鲁迅《呐喊》《彷徨》中知识分子的遭遇与心路历程有着极大的相似性,但与鲁迅从社会角度分析不同,它着笔于读书人“立人”、“立志”与“立名”的内在情感书写。从主人公的“哭声”到“我”的共鸣,从传说到现实,“哭声”贯穿始终,寂寞之情渗透全文,超越时代,这是继鲁迅的寂寞悲凉之后,对读书人寂寞情结的另一种书写。

      王鼎钧的作品风格圆润,境界圆融,浑然天成而不造作。他在《有一种艺术家》中,论证了何为真正的艺术家,显然给了当下那些自封为艺术家的人一个很大的提醒。他说:“在艺术上完全成功了的崔宁,在现实生活中彻底失败,他的太太不忍要儿子认他。她爱她,敬他,了解他,但是,她禁止儿子放下书本去玩泥塑,不要儿子学他像他。西谚说,人人向道德鞠躬,然后走开。普通人对这种艺术家的态度亦复如此。不知道你会不会为这样的崔宁流涕,我会。”不知道你会不会为这样的英雄流泪?

      王鼎钧现已95高龄,清瘦而硬朗,睿智而健谈,高高的身架和从容的动作,给人一种闲云野鹤、舒适优雅之感。他一生受两个人影响最大,幼年受沈从文作品影响,立志写作;后来受夏丏尊影响,立志帮助文学青年。读王鼎钧的文字,有时你感觉是在和一位智者说话,有时又感觉在和一位邻居聊天。他或靠新鲜故事逗你,或用你想不到的妙句征服你,或用浅显的道理说服你。在浮躁气氛漫延的今天,王鼎钧先生的文字无疑给我们带来了深刻的启迪。


  • 上一篇:品味古意盎然的中华之美
  • 下一篇:人生是条朝圣路

  • manbetX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