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manbetX手机版官方网站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浏览文章

女儿谷:1937

manbetX日报    2019年01月11日

       ◎李左人

     “统治术?说得好!这一点,只有你弄醒豁了!”胡仁济点头道。“所长退据川边后,从教训中悟出了韬略,弄懂了权术,把政坛法门锤炼得炉火纯青,修炼成‘多宝道人’。而你,又真正把他讲话的实质领悟到了!”

      钟秋果说:“我在大学受过社会学人类学的系统训练,毕业后又在成都《草野》杂志社当校对,对培训的那些科目均有所涉猎,学起来就捡了不少便宜。我的愿望原本是做学问搞学术,父亲也不想我从政。民国24年夏天,从报上看到西康县政训练所在成都招收学员的消息,立刻就去报考。之所以毅然离开成都到边地,就是想像任筱庄先生那样搞民族学人类学研究。”

    “我们在康定培训的这一届共72名学员,人称刘门七十二贤。”说起训练所的往事,胡仁济来了兴致。“算你娃运气最好,给委员长当秘书兼通司。搞什么学术,你小子从政前途无量哦!”

    “运气好?”钟秋果不以为然,扳起指头数道:“政治时事、保甲制度、机关管理、道德修养,还有藏文、康藏史地、佛学、教育、射击、国术,卫生等十多门培训科目,我的成绩都名列前茅,没下过前三名哦。”

      胡仁济说他运气好,是客气。培训结束发布任命时,就有人说小话,说他是攀上了军师王妃才得此美差。胡仁济不敢直说,却道:“这不假。你也有差的,忘了?会计,50多分!我得100,全班第一!”

   “你就是会算,无论心算笔算珠算,没人赢得了你。”钟秋果承认。“我还有优势,从小跟随父母在康定长大,懂得康巴藏话,了解康区风土民情,上课的教官、教师都喜欢我,结业后就留在建委会了。”

     胡仁济本想申明自己还是土生土长的道孚人,这方面比他更有优势,却忍住了,改口说:“令尊一定为你感到骄傲!”

     钟秋果接着说:“委员长对我们这个班特别眷顾,亲自担任所长,亲自讲课,查看毕业考试试卷,逐个接见学员,跟我们个别谈话。”

   “当然,所长筹办训练所,就是为建省做人事准备,县政训练所就是西康的黄埔军校嘛。”

   “你老兄也算是西康黄埔中的佼佼者嘛,出山就是县太爷,正七品呐!”

   “你说说,灵雀寺缴枪夺印事变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看过二十四军的内部材料和报上有关诺那之乱的报道。谁会相信,帷幕后埋伏刀斧手,酒席上掷杯为号,这样老掉牙的故事,居然会在道孚重演。果真如此吗?”

   “怪只怪我们缺个心眼,放松了警惕。”胡仁济长叹一声。“诺那是中央大员,请我们赴宴,会商地方税收和防堵红军的事,哪想到是鸿门宴?”

     灵雀寺摆下鸿门宴

     1935年10月17日,红军击败刘文辉第二十四军第二旅余如海部,占领丹巴。该部二十一团三营逃至道孚城,驻扎县立小学。此时,正值诺那活佛率宣慰使公署和别动大队赴康北,也抵达道孚,进驻灵雀寺。

     诺那通知住持麻倾翁和城郊土司头人开会,研究应对川军之策。扎坝头人不在召集范围,丹增主动赶去,正遇活佛为信众摸顶赐福,他献上500大洋,得到摸顶加持。诺那获悉他是土百户,便留下参加会议。

     诺那部署妥当,柬请胡县长和驻军罗营长当晚前往灵雀寺赴宴。酒席上觥筹交错,言笑晏晏。酒酣耳热之际,诺那突然掷杯,埋伏在两厢的喇嘛一拥而上,将胡罗二人擒获。公署武装和灵雀寺喇嘛早将小学团团围住,待宴会上得手,立即下了大门哨兵的枪,将睡在教室里毫无戒备的官兵全部俘虏。

     丹增想挣表现,挤到最前头,将胡仁济捆在殿柱上,令其交出县府大印。

     胡仁济两撇翘翘胡子颤巍巍抖动着,凛然回答:“我的大印,是西康行政督察专员公署陈启图专员亲自颁发的,怎么能随便给你!道孚县政府属中央蒋总统领导,你们聚众围攻,该当何罪?”

   “哈木果。”丹增被蒙住了,摇摇头。

   “哈莫古”是藏话不晓得或听不懂的意思,丹增把哈莫古说成哈木果,肯定不是城边村寨的人。

     胡仁济骂道:“乡巴佬,不懂还瞎闹什么!”

    丹增恼羞成怒,一张麻脸胀得通红,猛地扯下胡仁济一绺胡须,疼得他大声尖叫。丹增晃着带血的胡须问:“交不交?”

    胡仁济噗地吐了他一脸口水。

    丹增怒不可遏,咯出一口痰吐在胡仁济脸上,左右开弓连抽十个耳光,打得他天旋地转,眼冒金星,口鼻流血。

  “格吉己(砍脑壳的),你不交,我把你的胡子一根根全拔下来!”

    丹增属于那种人,在人堆里常常被遮挡,须踮起脚尖抬高自己;在生活中常常被忽略,要提高嗓门才能引起大家注意。可他偏偏不安本份,特好表现,往往轻率冒失,尽干蠢事。他一时冲动拔光胡仁济那两撇漂亮胡子,在唇上留下一个个洼坑,留下耻辱的标记。

    最终,胡仁济捱不住皮鞭交出官印,同罗玉龙连夜出逃,到雅安向刘文辉报告事变经过。刘文辉没予追究,留他在康定驷马桥西康农事试验场种菜。

    翌日,诺那以西康宣慰使身份,召集土司头人僧俗民众开会,宣布撤去胡仁济县长职务,解散罗玉龙的部队。鉴于道孚县城汉民居多,诺那没让丹增坐镇县政府,委任了汉商熊歧当县长,招募兵勇,扩编别动队。


  • 上一篇:糖罐
  • 下一篇:田间做梦的二姨爹

  • manbetX手机版